山形依旧枕寒流

农药云信,可逆,坚决不拆,请ky绕路

行之乎仁义之途,游之乎《诗》、《书》之源,无迷其途,无绝其源,终吾身而已矣。